人物|孫宏斌:我的前半生

摘要:孫宏斌:人原本生活得很好,原本可以不冒險,但因為選擇了夢想,而遭受到困苦和失敗。


27年前端午節那個夜晚,所有細節,都如刀痕般清晰。

1990年5月28日,傍晚的熱風從漆黑蒼穹中撲下,三環外荒草折腰,一輛警車駛遠了,空留屋内的人呆在原地不知所措,孫宏斌回望一眼身後的寫字樓,燈光撐了一整天也倦怠般稀稀落落合上了眼。

彼時,孫宏斌的兒子孫喆剛滿4個月。 

(一)

1988年,清華碩士孫宏斌投身聯想。

彼時聯想已搖晃到十字路口,聯想漢卡聲名鵲起,但元老占位趨向保守,公司發展滞緩。柳傳志想換血,大膽培植了幾個年輕人,孫宏斌這個名字很快冒尖了。

這位25歲的少将,工作不舍晝夜。常常一邊抽煙一邊盯着屏幕,困了就站到窗前伸伸懶腰,看着對面的燈一盞一盞滅下去,然後掐滅煙頭,繼續回身和部下頭腦風暴。為了敲定一個方案,他經常要熬掉一整晚的時間。

于是,2個月拼出13家獨資分公司,年銷2400萬。柳傳志評價孫宏斌:他是一個少見的能一眼把行業看到底的人。

1990年,孫宏斌如日中天,被破格提拔為企業部經理,手裡握着18家分公司,人由孫宏斌選取,财務不受集團控制,甚至有傳言孫宏斌要帶着分公司“獨立”出去。

同年,閑來愛寫文章的孫宏斌還辦了《聯想企業報》,第一條赫然寫着:企業部利益高于一切。

柳傳志嗅到危險的氣息,從聯想的大船裡面造一隻小船出去,那怎麼能行?破壞力會很大,分量不大,但危害性很大。當機立斷把孫宏斌調離企業部。

其後企業部會議上,孫宏斌當衆對柳傳志表達了不滿,沒想到他手下竟向柳傳志開炮:“你說我們有幫會成分,能不能具體說一下? 我們直接歸孫宏斌領導,孫宏斌的罵我們愛聽,與總裁何幹?”

柳傳志當即拂袖而去,隻留下了一句:你們要知道,聯想的老闆是誰!

當晚,孫宏斌找屬下吐槽,他手下喝了酒,竟叫嚣要把企業部1700萬元卷走。消息傳到柳傳志耳朵後,柳傳志當即決定:立刻報警。

1990年的端午節,孫宏斌一臉惶然的結束了意氣風發的聯想生涯。在海澱看守所經過漫長的25個月後,孫宏斌接到刑事判決書:判有期徒刑5年,罪名是挪用公款13萬元。孫宏斌并未上訴,接受服刑。

改造期間,孫宏斌拒絕妻子帶孩子探視,30歲生日那晚,他蹲在牆角一宿未眠。

四年間,他一直關注國内經濟形勢,常給勞改局《北京新生報》寫文章,因為表現良好,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減刑1年零2個月。

(二)

1994年3月,北京寒意剛剛消退,孫宏斌為監獄采購用品,他聯系到前同事說;我想約柳總吃個飯。4年的蟄伏或許削弱了孫宏斌的少年氣,但他從未甘心。

彼時,聯想十歲,柳傳志50歲,聯想集團有限公司成功在香港主闆上市,柳傳志蜚聲中關村,諸事纏身,光環籠罩。而孫宏斌31歲,一無所有。

在沙發區小憩的柳傳志聽到孫的請求有過一絲猶豫,但最終決定見一下尚未刑滿釋放的前愛将孫宏斌。

在新世紀飯店樓頂的川菜館兩人入席點完了菜,同席的還有聯想元老李勤。柳傳志端起酒杯,目光注視着眼前這個31歲的前部下。

這些年也有幾個出獄後的前員工曾輾轉希望回聯想工作,但孫宏斌沒有說回來的話,第一句卻是道歉。這讓柳傳志頗為意外,無意識的抿了一口酒。

四年時間,孫宏斌早已想通,低頭認個錯,收起自己年輕時候不留餘地那一套,柳傳志是自己曾經的伯樂,如今能幫肯定會拉一把。

随後,孫宏斌誠懇的向柳傳志說:我出來,決不屑于提着刀子在街上亂轉,将來也不會切入IT業,我準備做房地産代理。随後把自己幾年的設想和盤托出。

柳傳志惜才,對出獄後孫宏斌的偏執與冷靜刮目相看,聽完孫宏斌對未來的規劃更證明自己當初沒有看錯人,當即拍闆:“如果要什麼的話,我個人,包括李總,包括張總,我們以個人名義入點股,投點錢……”

在柳傳志看來,孫宏斌是自己想做事的人,這點很重要。改造完的孫宏斌性格更為堅韌,對堅韌之人,柳傳志有天然的欣賞。

不久,柳傳志無償的20萬“安家費”就到了,聯想還借給他50萬在天津開辦順馳。這兩個本該怒目相向的男人,竟然上演了一出惺惺相惜的悲喜劇,讓世人對孫宏斌的笃定與城府瞠目。

(三)

孫宏斌和柳傳志亦師亦友的關系大概從上次飯局開始的。

随後,柳傳志拉中科集團董事長周小甯每家500萬,順馳、聯想、中科成立天津中科聯想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不惜一切為有污點的孫宏斌做信用背書,還以聯想的無形資産幫孫宏斌圈地、融資。

在柳傳志的幫助下,順馳對地産圈的突襲成績斐然,孫宏斌很快就把順馳做成了地産中介的老大。單1998年到2002年,順馳天津開發了近30個項目,還徹底打破房地産開發周期18個月的慣例,一舉縮短到7個月。

而同一時間段:

王健林剛不甘心的轉賣大連萬達球隊和基地;

73歲的褚時健還在監獄;

湖畔花園風荷苑16幢1單元202室馬雲讓他的18羅漢每人留一點吃飯的錢,将剩下的錢全部拿出來;

陳天橋向人借50萬,開辦了盛大公司,六個員工其中包含妻子及小舅子;

李彥宏在資源賓館租了兩個房間,大家盤腿而坐讨論百度的雛形;

王興讀大三,剛建了人生中第一個網站;

北京的劉強東在十多人的年會發言:明年咱們聘個庫管吧。

迎來人生第二春的孫宏斌,也越發的強勢和狂傲。

2001年中城房網會議上,有人請萬科牽頭聯合各家一起全國買地,孫宏斌絲毫不給“地産一哥”王石面子,自告奮勇起草協議書,帶頭大哥不能隻是老面孔了。

2003年9月,石家莊一塊地塊拍賣,順馳一名工作人員當着河北最大開發商卓達集團老總的面以超出接近2億的價格将其擊潰,順馳成了土地市場的“攪局者”。

2003年的中城房網會議上,孫宏斌向上百家地産商喊話:“順馳地産銷售額将來要超過在座的各位,包括王總(王石),成為中國房地産銷售冠軍。”

王石當場黑臉:“絕不可能”,争執迅速白熱化。要知道2002年時萬科銷售44億,順馳才14億。大家都覺得孫宏斌在嘩衆取寵。

随後,孫宏斌火速回京召開“蟒山會議”。三天洗完公司高層的腦,所有人統一思想、不惜血本、瘋狂拿地、進軍全國。一年間,順馳百億狂掃千萬平米土地,成為地産界的“大黑馬”。年底順馳銷售額45億,比萬科隻少18億——要知道頭一年,兩家差距是30億。

孫宏斌也得到了一個外号:孫瘋子。

柳傳志曾評價孫宏斌:“小孫這個人,做事沒有留餘地,他的風格就是往前沖沖沖,這是性格使然。”

(四)

2004年,在海南博鳌全國房地産論壇上,孫宏斌和王石第三次交鋒。王石痛斥孫宏斌:“順馳和萬科根本不能同日而語,這是睜着眼睛說瞎話,是吹牛,這種黑馬其實是一種破壞行業競争規則的害群之馬,在宏觀調控下會很難受。”

這一次,順馳不幸被王石預言言中。

從2004年3月開始,一波比一波嚴厲的房地産調控政策出爐,順馳資金鍊斷裂,約定注資的摩根士丹利臨時變卦,順馳被逼入絕境。2006年上市無果,孫宏斌忍痛以12.8億賤賣順馳55%股份。

 

柳傳志曾重心長地說對他說:“你做企業别的都挺好,就是有一點,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穩一穩,我相信你能再次起來。”可惜當時孫宏斌搶地殺紅了眼當成耳旁風,第二次栽了跟頭。

此後,孫宏斌沉寂了一段時間,輸掉一切的孫宏斌心有不甘,經常在KTV歇斯底裡地唱崔健的《一無所有》。

但是,站不起來的人,其實都是自己把自己打趴下的。銷聲匿迹三年之後,2010年孫宏斌第三次攜融創東山再起。

彼時,孫宏斌終于如願讓融創在香港聯交所挂牌上市,行事風格變得穩健起來。

談起順馳,孫宏斌冷靜地說:中國MBA案例教學,幾乎每個大學都有順馳失敗的案例,這挺荒唐的。順馳是有做錯的地方,但也不全是不好,現在的高周轉、招拍挂、現金流(管理)等,别人都是跟我學的。

孫宏斌打心裡覺得:一個人也好,一個企業也好,吃過虧,有過挫折之後真的是一個特别好的事。确實吃過虧、有過挫折以後是一個經驗積累。這些坎坷讓他的性格沒有變,卻改變了他對做企業的認識。

恰逢2011下半年,綠城遭遇資金鍊緊張,孫宏斌買綠城房子為老宋站台。

2014年5月,孫宏斌50億接下綠城,硬是把綠城從上半年平均回款額不足30億做到9月銷售額近百億。

五個月後,宋衛平反悔說 “我賣錯了人”。孫宏斌極為大度的的揮手告别綠城,隻留8個字“老宋 你還是我大哥 ”,地産界的恩怨情仇,真性情的孫宏斌已經學會看淡。

自此之後,融創變得低調起來,孫宏斌也變得更加低調,不接受任何采訪。

(五)

2017年6月以來,一再低調的孫宏斌又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左手150億救樂視,右手632億買萬達,孫宏斌哪來那麼多錢?

這個問題,孫宏斌在14年前就被問煩了,答案也寫在當時的報道裡。孫宏斌并沒有三頭六臂,他的策略很簡單:控制付款周期以及加快回款速度,以此來平衡現金流。

有媒體曾報道過他如何調整節奏:比如表面上花了上百億買地,但購地款的支付時間都不一樣,完全可以先後錯開。一旦地到手,孫宏斌隻有一個要求——快:快速銷售、閃電回款、火速開工。

設計招投标要三個月?不行!給設計院打電話拿現成圖紙;

地裡還是草?趕緊!上午蓋售樓處下午開賣;

房子施工要一年?告訴施工隊三個月必須完工……

靠着逼死人不償命的節奏,外加财務部一周一次調配預算,孫宏斌就是敢把自己往死裡逼。

融創進入樂視前,孫宏斌約賈躍亭聊,完事轉頭就約了柳傳志聊。在孫宏斌眼裡柳傳志更超脫,方向感更好,見的世面也大。

兩人多年亦師亦友,早就沒有了心中的罅隙,孫宏斌與柳傳志之間還常有家庭聚會,吃飯,有親密的私人交集。

沒幾天,孫宏斌就給賈躍亭送去了150.41億救命錢。接手樂視後,孫宏斌他親自坐鎮,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把賈躍亭“保”出去做汽車是孫宏斌的感性;把賈躍亭“趕”出去自己好好經營是孫宏斌的理性。

事實上,正是對入局樂視,才讓孫宏斌和王健林的商業版圖首次有了交集。

今年5月,樂視體育8億融資,萬達是A輪領投,A+輪跟投方包括王思聰的普斯投資。賈躍亭以專注汽車業務為由遠走美國後,接盤俠除孫宏斌之外,還有王健林父子的身影。

7月6日,孫宏斌第一次見王健林,十幾分鐘就形成初步意向,簽下保密協議後,孫宏斌抱着王健林和盤托出的項目賬本回去看了三天。10日上午,融創就以631.7億從萬達手裡接過13個文旅項目以及76個酒店。

江湖上都說孫宏斌激進,但他卻覺得:自己開車很慢,不允許司機開快車,過馬路一定等人行道綠燈。之所以被認為激進是因為我覺得沒想好的事堅決不幹,想好的事就堅決果敢的去幹。朋友說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應該是不怕死的。

孫宏斌還真是不怕死。

目前總市值僅605億港元的融創從去年到今年近19個月,公開資料顯示收購花費已達1220億元。融創一系列行動顯然與國家在金融領域去杠杆方向背道而馳。

今天,融創股價蒸發66億港元,計劃發行的100億元公司債已被上交所終止發行。建行總行對融創已經過會準備代銷的産品直接被喊停,此外,近期融創一個15億元的信托項目放款也被緊急叫停。

不知三起之後,孫宏斌還會有第三次落嗎?

(六)

在外界看來,孫宏斌是狂人瘋子,但論智論勇,孫宏斌都堪稱中國房地産業超一流人才。

孫宏斌常去哈佛聽課,一直關注美國道-瓊斯工業股票指數30種成分股公司,對美國公司的治理結構有着深透的研究。

他自己說:我隻是一個經曆多一些的普通男人,感性幽默重情重義。在這場中國企業轉型升級的戰役中,需要某些瘋狂的時刻,瘋狂就是不惜性命的激情,不惜代價的投入,不顧一切的堅持。

正如孫宏斌所說:人原本生活得很好,原本可以不冒險,但因為選擇了夢想,而遭受到困苦和失敗。雖然中國人講究成王敗寇,但為了夢想和理想而拼搏,即使沒有成功,也值得所有人尊重。因為這個世界就是靠有夢想的人去推動的。

 

其實戰略就是選擇,人生就是選擇。選擇,要堅決;舍棄,更要堅決。唯如此,才可能做成點事。人必須有夢想,是說不管什麼時候,你一定要有夢想,夢想是什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了夢想而腳踏實地努力和奮鬥。

來源:創業最前線 作者:青春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s://caifu73734.cn)投稿作者:品途人物 的原創作品,責編:矯薇。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喽,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确。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