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對中國越來越有利:70年後再看100年

摘要:全球雲計算領域内,除了亞馬遜微軟之外,最具競争力的就是阿裡雲、騰訊雲和華為雲這類公司,我相信同樣在規模優勢的機會下,今天的中國銀行業将不必再單獨組建服務器機房買IBM的設備。


最近大大經常講,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是什麼意思呢?

 既然中國過去的70年做的總體還不錯,值得我們這次用國慶來紀念,那麼下一個100年世界會怎樣?中國人又在哪裡?帶着這些問題,這幾年如果經常在全球各地行走,你會自然而然地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越來越多的中國漢字,越來越多的中國商品,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和品牌,正在變成世界的常态......

從經濟角度來看,中國的商品,中國的科技,中國的服務正在賣向全球,正在覆蓋世界的一切角落。這讓我越來越感覺到,這樣的一個趨勢,将主導未來世界50年甚至100年,成為一種新常态,而且,全球化對中國越來越有利。

以史為鑒,近代百年曆史上,隻有美國、日本這兩個國家和歐洲(英國、德國、法國任何一個單一國家都不能完全說得上)才曾經有過類似的輝煌,在全球賣貨,做全球的生意。而下一個100年,我們基本可以斷定,這些國家有過的狀态,也将成為中國人的常态。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認為中國經濟今天已經掌握或形成了三大規模牛逼狀态:1)大規模全産業鍊制造和全球最大需求市場形成的全球第一規模成本效應;2)開放互聯網和大數據規模應用形成的全新AI化學反應;3)全球風險資本、民營資本和國家資本累加形成的規模創新資本輪動效應。 這個狀态讓我們中國人有必要去思考自己的未來100年該如何發展和規劃,如何在這個星球上生活......

什麼是大規模制造和消費市場?

大規模制造首先是大,14億人口的需求為基礎的制造就是我今天所定義的大規模制造的内涵。

人類的制造業和經濟史上,至今還從未出現過除了中國以外的任何單一市場國家,有超過10億以上的人口,且這些人口在真正的統一市場上。中國是全球唯一有超過10億以上人口說一種語言(說普通話,講漢語),寫一種文字(漢字),信一個文化(儒家文化),用一個法律,有一個信 仰(勤奮努力地賺錢),在一個可持續執政管理下發展經濟的國家。有人會說印度不是也有14億人嗎?

我要告訴你,印度懂最多語言英語的人還不足2億,其餘有印地語等數十種地方語言,文盲率極高,聯邦和各個地方邦不僅有各自的法律、議會、稅收制度和政 黨,不同民族還有不同的信仰,種姓制度沒有消除人還分等級不能通婚,這豈是單一市場國家? 10億人口的統一市場和大規模制造結合起來,有一個任何人無法比拟的好處,那就是,你随便生産10億個物件給中國人用了,随便再生産5億個、10億個,再賣到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生産能力可以和你能比,沒有一個國家的生産成本比你更低,你賣出的價格所向無敵。 穿的用的這種日用品小電器Made in China全球第一就不舉例了,咱們形象一點,先說幾個大件吧。

 最新的案例是剛剛啟用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據說這是國慶70周年第一大禮,大大去參與啟動的,這個全球誕生的最大單體機場,投資800億人民币,能容納每年1.1億人次的客流量,在短短的四五年建成,這把我們的台灣同胞嫉妒壞了,他們鬧了十多年的桃園機場本來在馬英九執政期間就想搞成東北亞的樞紐今天徹底黃了;這也把德國人吓壞了,《德國之聲》說,柏林機場工程逾期近八年,仍遲遲不能完工。而規模更大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卻僅用四年即交付使用。

 這不是德國人不如我們是“基建狂魔”,而是真正建立中國人這種建設速度自信的是大規模交通需求構建的信心。之所以敢于造這個機場,完全是因為三年之内,即2025年左右中國将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民航市場。CNN更預測到2035年,中國人将占全球民航乘客總數的四分之一。屆時,中國的機場數量也将從目前的235座增加到450座。這樣大興機場就成為東北亞的最大交通樞紐,虹吸效應形成,最大轉機目的地不再是東京、香港、韓國了。這就是大規模需求的驚人之處。 再拿高鐵來說,自從中國人搞了高鐵之後,日本的新幹線就再沒什麼生意了,德法的高鐵技術也沒什麼用武之地了,這是為什麼呢?拿高鐵裡程來說,中國在運營高鐵線路共27684公裡,建設中的高鐵線路為10026公裡,中國高鐵運營裡程占全球高鐵運營裡程的66.31%,也就是說,其他所有國家加起來的規模,也僅僅是中國的一半左右。

規模一上來,其他國家就沒法拼成本了。據說連接越南南北部的“南北高速鐵道”計劃,從2000年就開始規劃了,2010年在選擇中日方案時毅然回絕中國選了日本的方案,但直到2019年之後的今天對于投資約6.5萬億日元的又因為成本問題被國會否了,當年越南為了躲中國選了日本方案,結果今天還在成本中糾結。最近為了降低成本還出了馊主意想降低一半速度,從高速到低速。

類比來看,2014年中泰雙方簽署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參與投資并修建泰國第一條高鐵,直接連接泰國重要口岸廊開府、首都曼谷以及工業重鎮羅勇府三地。全長867公裡,預計最高時速可達250公裡。最新的消息是,中泰鐵路一期工程253.3公裡的詳細設計已經完成,最快将于2019年啟動全面建設。

 一個是九年還沒敲定方案,一個是五年時間已經開工。這是為什麼呢?其實主要原因就是成本問題啦,很簡單,日本高鐵的造價每公裡高達3億元人民币,是中國高鐵造價的三倍之多。再加上近年來中國高鐵在規模效應上形成的技術也得到了飛速發展,日企的高鐵技術已經不再具有絕對優勢。 接着來說鋼鐵。上面講高鐵,高鐵是畢竟是鐵造的,這裡說說鋼吧,這是所有基礎工業産品的原料基礎。

 清華的郝吉明院士曾經開玩笑說,你聽沒聽說過,全世界的鋼鐵産量排名?中國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美國第四,唐山瞞報的産量第五...... 後來網上還有好事者又做了一個全世界鋼産量的排名:第一名:中國(不包括河北省);第二名:中國河北省(不包括唐山市);第三名:中國河北省唐山市(不包括瞞報産量);第四名:日本,第五名:美國,第六名:印度,第七名:俄羅斯,第八名:韓國,第九名:中國河北省唐山市的瞞報産量;(2011年唐山市瞞報5000萬噸産量,剛好比第十名德國多了一點),第十名:德國。

我不是鋼鐵行業的專業人士,我也不去深究究竟哪個版本是最準确的,但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上,中國的寶鋼、首鋼、武鋼、鞍鋼、沙鋼、包鋼、攀枝花鋼、馬鞍山鋼等等一打架.....不小心就誤傷了很多國際同行。比如美國的洛克菲勒鋼鐵大王和卡内基鋼鐵集團早已不複存在或者被兼并合并。美國全國的鋼鐵産量今天也僅僅隻是一個寶鋼的水平。 為什麼特朗普要打毛衣戰?為什麼特朗普逼着美國企業回去建廠卻沒人回去?比如鋼鐵這樣的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誰來扛?規模經濟逼着最後讓你的對手不得不跟你合作。

其實我們也知道美國曾經在汽車工業非常強大,而且美國的企業也非常希望響應特朗普的号召回去辦廠,但是它們終究是回不去的。通用汽車這些公司為了能拿到中國便宜的鋼,不得不到中國來建廠,要麼在墨西哥建廠,因為隻有在墨西哥才能拿到進口到便宜的中國的鋼材。 鋼鐵行業曾經是美國的驕傲,當年的洛克菲勒鋼鐵大王,今天對很多人僅剩下紐約的那個洛克菲勒大廈作為旅遊觀光景點的意義了,他的鋼鐵行業已經完全被擊敗了。所以,盡管特朗普數次點名讓通用汽車的CEO“離開中國,遷回美國”,通用的CEO依然在美國裁員,繼續在中國增加投資,這還導緻了最近通用數十年來最大的一次數萬人罷工的發生。

這沒辦法,股東要賺錢要保證利益最大化,那必須适應大規模制造背景下的新遊戲規則。大規模經濟不是總統可以控制的,是你必須有10億級别的消費者基礎所決定的。 即使是特朗普曾經比較推崇的特斯拉汽車,他的創始人和CEO埃隆·馬斯克也不得不工廠開到上海來,而且他2019年8月底來華參加上海工廠開工的時間恰恰是特朗普推特上“命令”美國企業離開中國的一周之後,馬斯克還親自表态對特斯拉中國團隊所做的工作非常滿意。且此前從沒見過這樣的建設、審核速度。這完全是對特朗普和美國制造業的打臉。 這也是大規模制造和消費市場的勝利,簡單來說,馬斯克在美國制造業成本和工會複雜性的背景下,再擴大産能幾乎不可能。

他決定把在加州Fremont的工廠産能升級的下一步放在中國,一方面是中國的消費市場的機會和壓力驅動,數億消費者的潛在市場你要不要?另一方面,更逼着它不得不來中國的深層原因是,中國電動汽車業即将成為下一個大規模制造的案例,離開這個生态下的競争者活下去的機會将很難。全球電動汽車前五大已經有三大是中國企業,如果不在中國,下一個階段你如何去拼這個産業未來的供應鍊?

事實上中國除了有比亞迪、吉利、北汽這三家有規模的電動汽車新巨頭之外,而且還有一幫新型遊擊隊在後面追着,包括蔚來汽車、小鵬汽車、理想ONE等。

是不是這個看上去和上面的鋼鐵産業很像,看上去每一家都不是最厲害的角色,但群架打起來就會很厲害,這也許就是大規模制造業的群狼模式?幾年之前名不見經的甯德時代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動力電池公司,從0到1800億,僅用七年時間就成為新能源細分領域的超級獨角獸,并且吸引寶馬、豐田前來主動戰略合作,這是單純簡單技術的勝利?難道不又是一個規模緻勝的打法嗎? 大規模制造真的是可以讓很多事情從不可能到可能的。

家電行業也是一個案例,曾經日本的東芝、索尼和韓國的LG、三星等,都是白色家電所向無敵,但是呢,随着中國家電行業如長虹、TCL、海爾、海信等競争和價格厮殺,形成規模經濟之後再一代一代的技術疊代中逐漸掌握更尖端的制造和技術能力,這個行業基本上又變成了中國制造業的天下。 同樣,拿白色家電領域裡面有個很重要的一個元器件----液晶屏面闆來說,在這個領域裡面曾經全球也是日韓的天下,然而今天,因為中國在面闆液晶市場上中重度投入,甚至這種投入裡面還包含着很多的政府的補貼,因為你的足夠需求大,你就可以不斷的補貼,不斷的去增加你的産能,而這種産能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因為你的消費市場足夠大可以覆蓋早期的投入成本,中國硬生生的培育出了一些面闆領域的全球巨頭。北京的京東方(BOE)現在已經非常接近三星成為全球第二,而且即将成為全球第一。 

這就是一個案例。盡管很多國外企業和政府說它拿了很多中國政府、北京市政府的補貼,這又怎樣?難道你敢說三星就沒有韓國政府的支持嗎?全球化的市場競争到了最後還是國與國之間的競争,這次中美貿易戰最能說明這個問題,企業競争到了最後涉及國家經濟競争,美國政府不是拿出各種政策、外交、輿論甚至軍事的手段來打組合拳? 我們不必那麼天真,全球競争本質上還是國家之間叢林競争的邏輯,特朗普的這一戰,徹底暴露了這個本質。規模絕對是這個競争裡面的最關鍵因素之一,是中國人,中國企業必須好這一優勢,把握好這種背景所帶來的機遇。

拿京東方來說,被早期看低技術含量很低的一個面闆代工廠現在逐漸有了一些新的領先技術(無論是自主研發的還是收購的),最新的華為p30pro上使用的京東方AMOLED柔性屏就震驚了世界,這是比三星推出這個技術還更早。另外聽說蘋果已經開始把京東方列入了備用屏幕供應商。這就是靠規模硬拼追上來的實錘案例。 其實像京東方這樣曾經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公司,在大規模制造和消費市場的刺激下,他也能夠通過規模經濟建立壁壘,建立優勢,從而有了更多的規模經濟效益之後,它也可以重新去投入去做研發,去創新,去收購,追上領先者之後拿下市場領先。我相信,這也是歐美日韓所害怕的,為什麼限制針對中國的技術轉移、關鍵技術收購,很簡單,它怕你弄到手了之後再疊加大規模制造把成本無限降下來,于是立即秒殺所有可能的對手。全球沒有第二個國家可以有中國這麼大的消費力和完整産業供應鍊能力。 所以說,這就是大規模。

而大規模制造業和大規模消費需求所帶來的中國經濟的這種優勢再去赢全球的現象,我管叫溢出效應,漂亮的講法叫賦能全球,不客氣的講,也可以理解為“傾銷”(這在貿易上來說是一個負面詞彙),但事實上,美國人日本人德國人都曾經以及現在仍然在幹過類似的事情,比如家電、汽車工業、航空業、IT、軟件、操作系統、芯片、文化娛樂、軍工以及金融等。 以前的區别是,除了美國之外,大多數國家無非是在一個或者為數不多的幾個行業可以在全球具備該種實力,而不小心的是,中國在巨大自身大規模制造和消費市場的鼓舞下,在幾乎美國所有的優勢行業都能發起如此進攻。這是一個罕見的百年未見之大變局。

大數據和互聯網規模應用所帶來的AI化學反應會是什麼變量?

如果是制造業動了美國的奶酪,美國人還是可以理解和勉強可以接受的。因為這是美國人當年自信的做WTO做全球産業鍊分工時,“故意”讓出了“低端”市場機會,那麼大數據和互聯網這種逐漸被中國追上來的機會尤其在AI時代産生全新化學變量之後,這是它實在不能忍的了。

 即,美國曾經期望把基礎制造和随之産生的勞累和污染丢給第二或第三世界國家,自己去掌握品牌、核心技術、知識産權IP以及渠道網絡,然後靠着金融體系和全球軍事去制定遊戲規則,永遠活在全球價值鍊的最頂端。這個機制創造了現在美國第三産業服務業占比GDP80%的輝煌,這是一個美妙的架構設計。 但美國人沒有想到的是,中國人靠COPY TO CHINA策略居然在地球的另一半地方,複制了一套完全脫離美國之外的互聯網,而且這套玩法正在從早期的應用層逐漸往系統層和核心層去滲透,一些領域已經出現了彎道超車的全新變革,這是美國人在科技領域最怕的地方。

 很多人經常開玩笑說中國有了一個新“四大發明”,除了高鐵之外,電子支付如支付寶、微信支付就重新定義了全球的現金玩法,這個玩法其實意義很大,人類第一次大規模地掌握了足夠規模化人群的交易數據,真正的交易閉環的數據,這些數據可以支配許多制造業、銷售渠道、品牌的新玩法,甚至還能創造和颠覆出新的技術疊代機會。 在全球,電子商務首先發生在美國,但真正在全球電子商務領域占比份額最大的影響力事實上來自于中國,首先,我們都知道全球主要的電子商務巨頭來自中美,最典型的兩家巨頭是亞馬遜和阿裡巴巴。

亞馬遜控制歐美,阿裡巴巴影響中國和亞太,兩者在印度市場平分秋色。比如在東南亞,阿裡巴巴控股了Lazada、騰訊投資了Shopee,這兩者是該市場的冠亞軍;在印度,阿裡巴巴是paytm第一大股東,還投資了印度本地的物流公司 XpressBees 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 Zomato,亞馬遜則在印度市場共投資了 50 億美元,沃爾瑪則用 160 億美元收購了當地最大的電商平台 Flipkart,而Flipkart 也曾是騰訊的投資标的,騰訊還投資了印度本地外賣平台 Swiggy、打車平台 Ola 等。 看上去,在電子商務市場,亞馬遜和阿裡巴巴平分了秋色,但事實上很多人不清楚的是,即使在亞馬遜上半數以上的賣家都是來自中國,這樣一來在電商的真正供應鍊端,中國的力量至少在全球占比6-7成以上。

 如果大規模制造僅僅靠大規模就能降低成本帶來優勢就很厲害的話,那麼,如果這種能力還能通過電商,再疊加互聯網和大數據的話,那這種優勢就可飛上天了。人類制造業第一次有機會跨過渠道,可以直接了解消費者的畫像,掌握他們的喜好、對價格的敏感程度,住在哪裡,購買的節奏等等,你說這種優勢誰是全産業鍊可以掌握的呢?全球沒有第二個國家,除了中國。亞馬遜掌握全球電商數據的一部分,但它的國家沒有制造,日本和德國有制造能力,但它們在全球電商的格局中幾乎沒有一點影響力。大數據和實業産生關聯和化學反應一定是下個30-50年非常牛逼的東西。

這又是Made in China的機會,即使Made in China的一部分老闆今天把工廠開到了東南亞或者其他國家,那麼我認為也是Made by CHINESE的機會。傳統零售業,無論在紐約的第五大道,還是日本的東京銀座,抑或香港的海港城、倫敦的巴黎香榭麗舍大道、倫敦牛津街,都無法掌握消費者的大數據,拿到持續的畫像,然後和實業和制造結合。這是電商的魅力,大數據的機會,更是中國的優勢。 所有說的這一切,其實還沒有疊加AI。如果說大數據和互聯網是一盤菜的原料和作料的話,那麼,AI将是一個牛逼的廚師。

沒有食材,再牛逼的廚師也無法去完成一個美味佳肴,這是美國的痛,美國的科技産業在大數據上其實受制于法律和隐私的限制很多,如剛才所述,即使拿了一點數據,它也沒有産業配套很好的通過大規模制造業去實踐這個廚藝,而日本和歐洲,我認為目前的背景下,他們還在大數據制造業背景下的石器時代,菜沒有廚師更沒準備好。 中國的AI和大數據正在結合不但對傳統制造業本身帶來巨大利益,也會刺激新的技術的誕生。做IT行業的人都知道,傳統IT曾經有一個非常強的組合叫IOE(IBM、Oracle、EMC),這三家公司過去都很強大,所有大銀行大企業幾乎都必選IBM的服務器,Oracle的數據庫,EMC的存儲設備。但今天這種優勢現象正在被一種“去IOE”的潮流所掩蓋,比如,很多人都知道在美國,亞馬遜和微軟是他們的勁敵,但很少明白,這個技術浪潮的變化趨勢中,中國也是這波互聯網和大數據浪潮的受益者。

全球雲計算領域内,除了亞馬遜微軟之外,最具競争力的就是阿裡雲、騰訊雲和華為雲這類公司,我相信同樣在規模優勢的機會下,今天的中國銀行業将不必再單獨組建服務器機房買IBM的設備,而是直接中國雲計算公司的雲計算能力即可,就像你今天需要照明不必自己在家或者工廠建一個發電站。Oracle是做數據庫的,但它不一定能夠适應中國每年淘寶雙11的交易連接高頻複雜需求和中國人春運那種買火車票的高負載,于是阿裡就不得不自己出手了,2019年5月10日,據說一名叫阿裡雲數據庫産品總監曹偉就在朋友圈轉發了一篇文章——《以阿裡雲去IOE》,并附文:“阿裡雲POLARDB提供一鍵數據庫遷移服務,如果現在想遷移過來(特别是甲骨文用戶),我們的團隊always stand by(永遠待命)! ”在這條朋友圈下,已經有人回複:“想遷,私聊。”

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大規模運算需求也會驅動技術的升級,讓自己突破了這種升級,你就可以再服務更多類似的客戶,聽說鐵道部新的電子票務系統的數據庫設計就選擇阿裡雲的新方案。這就是大規模需求驅動下的技術變革,這一點,也隻有中國這樣有10億人口的規模市場國家才會有。 相應地,随着華為5G的出現,下一個階段,人們對存儲的需求也會發生全新的變化,大多數企業和個人客戶不必再買EMC,因為速度不再是問題,雲端即本地。所有服務在雲端的打開是秒速,我為什麼要在本地再買存儲設備呢? 至于AI,隻有大規模雲計算成為現實,大量的數據可以在各個行業應用,各種交易的規模到達一定程度,才有新的變量的機會。

而中國大數據和AI形成的一股新力量,訓練好的模型和技術能力,已經在輸出到全球,我聽說一些團隊拿着toG的訂單,已經和國家隊在服務很多第三世界國家,包括亞非拉等,這些還是在比較低調的進行ing,暫時就不直接披露詳細的案例了。 在手機終端領域,目前在全球份額裡面,除了三星和蘋果之外,幾乎所有國家的手機品牌排名前列的幾乎都是中國品牌,總之無非是華為、oppo、vivo還是小米的排名不同而已,規模制造業的優勢非常明顯,哪怕是蘋果,事實上也至少一半代表中國,它在全球的18家代工廠,其中14家就在中國。

比如,盡管像小米這樣的公司現在被很多人開始看低,但很多人不清楚的是,小米目前是印度的第一占有率品牌,在家庭終端領域,它是目前物聯網(IOT)體系至少做得最好的企業之一。而在泰國,OPPO則是擠下三星,拿下了當地的第一市場份額。這就是規模經濟和規模制造的優勢。如果疊加這些手機背後的大數據呢?這可是每個人最重要的聯網終端,你想想,它背後的雲計算都是在中國企業在服務,這再次意味着,打群架的中國制造業所帶來的這個經濟紅利,是所有的國家都非常害怕的,當然這也是我們今天的能量和power。最新的消息是,高通的全球CEO都已經明确表态承認中國在5G領域領先很多,不願意放棄中國市場了。 這一切,美國的機會也不會再獨有了,而中國是全球唯一可以與之競争的國家,甚至還有超越的機會。這就是我們的現實,也是百年不遇的重大機遇。 

全球風險資本、民營資本和國家資本究竟累加了什麼規模創新輪動效應?

最後再說說在資本領域,有一種說法是,資本是最聰明的,哪裡有機會就去哪裡。特朗普政府官員這幾天(9月27日)透露白宮正在讨論阻止美國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投資,包括限制對中國實體的投資,甚至考慮把中概股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除名,這個消息出來之後股價馬上大跌,随機NASDAQ的亞洲區高管就出來辟謠,說他們肯定無法放棄中國市場。

也許白宮希望華爾街徹底和中國絕緣,形成全球的二元金融。這個從政治的邏輯是可以行得通的,那麼,資本也要看,這種PK的長期代價是什麼?誰短痛誰長痛?是美國金融離不開中國更多一點,還是中國離不開美國的金融體系? 中國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國新設外資企業超過2萬家,實際使用外資4783.3億元人民币,同比增幅達7.2%。同時,全球跨國投資整體形勢并不樂觀。聯合國貿發會議近期報告顯示,全球跨國直接投資總規模連續三年下降,從2015年的1.9萬億美元降到2018年的1.3萬億美元,是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

在此背景下,中國利用外資卻保持穩中向好,6月吸引外資同比增幅高達8.5%,創今年以來單月最高。 這是一個非常驚豔的數據,也就是說,在全球經濟越來越差的情況下,中國不但不算差還同比增加,全球資本對中國的青睐,無疑是深刻對比中國經濟魅力給的強有力的背書。 中美的對比更顯得突兀,由榮鼎咨詢公司和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聯合發布的《中美投資趨勢》報告指出,雖受中美貿易戰影響,2018年中美之間雙向直接投資額大幅下降,但是美國的投資家們依然更看好中國市場,反之,美國獲得的投資規模卻在下降速度更快。具體的數字是,2018年,中美之間雙向直接投資額為180億美元,較上年下降約60%。

其中,中國對美直接投資縮減至50億美元,同比下跌83%;美國對中國直接投資從上年的140億美元降至130億美元,同比隻下降7.1%。這裡所指的直接投資主要包括投資建廠等,不包括購買股票等金融投資。 而在風險投資領域,美國對中國的投資更厲害,2018年美國企業對中國初創企業的投資幾乎翻了一番,從2017年的94億美元飙升至創紀錄的190億美元,使得中美兩國之間風投資本流動達到約220億美元,首次超過了雙邊直接投資總額。 業界有一種說法,中國已經形成了和矽谷一樣的吸引全球風險投資的穩定趨勢,每年吸引全球美元基金的規模,基本上和美國已經是1:1的關系。

事實上,如果疊加人民币基金,還有中國各種政府支持的引導基金,我相信在下一個階段,中國所吸引的在創新方面的這種資金投入,繼續還将遠遠的領先全球(起碼和美國是平起平坐),這就是我們的國家規模經濟優勢所帶來的一切。資本就是喜歡規模經濟,以及規模經濟下所帶來的接近零成本的技術複制,從中國再走向世界。 所以,我們判斷認為,隻要中國不出現重大的戰争和其他問題,中國在當前全球化趨勢下繼續開放一定會越來越有利,在未來的50年100年,一定會形成和曾經美國和日本類似的在全球經濟中的那種地位和競争優勢,甚至比這兩者還要強大。這是我們這代中國人的機遇。

文 |  順順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s://caifu73734.cn)轉載作品,作者: 綜合編輯,責編:邢通。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喽,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确。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