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行業
先鋒系創始人張振新異國身亡,百億資産窟窿難填

先鋒系創始人張振新異國身亡,百億資産窟窿難填

0月5日深夜,先鋒集團公告,集團董事長、網信集團實際控制人張振新因多髒器衰竭、酒精依賴、急性胰腺炎,經搶救無效,于倫敦時間9月18日在倫敦切爾西和威斯敏斯特醫院去世,享年48周歲。

昨夜西風凋碧樹,網貸行業到絕路?

昨夜西風凋碧樹,網貸行業到絕路?

相對于7月份各平台在放貸策略方面的分化,8月份,除了玖富持續放量以外,各個平台普遍采取了收縮的策略。

備案前買一家P2P,這個險值不值得冒?

備案前買一家P2P,這個險值不值得冒?

從現在到2020年末的十幾個月裡,大量平台退出行業,由于太過密集,足以掀起一陣風暴。如考慮提前下場布局,不得不正視這個風暴。

互金退潮,7家上市公司誰比誰更痛?

互金退潮,7家上市公司誰比誰更痛?

今年以來,受P2P爆雷潮影響,疊加監管政策趨嚴,網貸行業調整劇烈。在巨變之際,互金公司業務體量與利潤下滑明顯。

車抵貸市場的優點、壁壘與變局

車抵貸市場的優點、壁壘與變局

在充分的市場競争中,所有的藍海市場終将變成紅海市場;所有的壁壘,也隻不過是短期的市場現象。于車抵貸市場而言,最大的變數,或來自于巨頭的入場。

資金出借人加速出逃,P2P如何斷臂求生?

資金出借人加速出逃,P2P如何斷臂求生?

凡事都有兩面,困境尤其如此,過不了這個坎,是側畔沉舟,過了這個坎,便是柳暗花明。

以空間換時間:P2P的困局與破局

以空間換時間:P2P的困局與破局

自2007年國内成立了第一家P2P平台,在短短十年時間内,P2P行業起起伏伏,不乏大起大落,算是見過不少大世面。

金融行業的市場出清,為何是P2P首當其沖?

金融行業的市場出清,為何是P2P首當其沖?

金融行業的市場出清,P2P再次走在了前面,以慘痛的代價客觀上為市場各方積累了經驗,也真是嗚呼哀哉。

“馬太效應”,還是“去僞存真”?P2P倒閉潮進入下半場

“馬太效應”,還是“去僞存真”?P2P倒閉潮進入下半場

投資人的種種表現,正是當下互聯網理财行業發生深刻變化的反映。

網貸行業進入關鍵期,真正的分水嶺正在顯現

網貸行業進入關鍵期,真正的分水嶺正在顯現

不因幸運而固步自封,不因厄運而一蹶不振。真正的強者,善于從順境中找到陰影,從逆境中找到光亮,時時校準自己前進的目标。

在跑路平台投資百萬的人:自信、上瘾、從未失手,直至踩雷

在跑路平台投資百萬的人:自信、上瘾、從未失手,直至踩雷

網貸行業正遭遇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數百萬名投資人被裹挾其中,掙紮無力。

網貸行業三大積極信号的釋放,是智能金融主戰場的開始

網貸行業三大積極信号的釋放,是智能金融主戰場的開始

互聯網金融快速爆發的近幾年,作為分支的網貸行業發展備受各界關注。不僅因為其與個人用戶接觸頻繁,在解決實際金融需求上也有着不凡的實力。

引發P2P暴雷的最後三根稻草

引發P2P暴雷的最後三根稻草

自融、資金池、虛假标的等都是平台真正隐藏的雷,這涉及到了用戶的錢到底去哪的問題,債權錯配也是一顆雷。

P2P爆雷潮:模式的異化和被遺忘的初心

P2P爆雷潮:模式的異化和被遺忘的初心

随着唐小僧、聯璧金融等明星平台陸續出問題,P2P行業陷入平台密集爆雷潮。6月份以來,爆雷平台已經超過100家,在市場恐慌情緒蔓延下,流動性壓力已從少數平台蔓延至全行業,網貸行業正在經受一場嚴峻的考驗。

P2P平台上演“爆雷潮”,互金行業劣币驅逐良币時代結束

P2P平台上演“爆雷潮”,互金行業劣币驅逐良币時代結束

隻有當潮水退去的時候,才知道是誰在裸泳,對于互金行業而言,随着監管力度的不斷增強、行業競争、技術深度比拼等各方面進入縱深戰,那些披着P2P外衣本身并無實力的害群之馬必然成為被淘汰的對象。

網貸行業的罪與罰,救與贖,信與望

網貸行業的罪與罰,救與贖,信與望

震蕩時期,無論是P2P平台還是投資人,都需要小心渡河。畢竟,最終決定投資者命運的既不是股票市場也不是那些上市公司,而是投資者自己。而無論環境怎樣變化,P2P平台都唯有自我強大,方能度過難關。

P2P平台爆雷潮,風險傳染效應需警惕

P2P平台爆雷潮,風險傳染效應需警惕

平台底層資産質量的變差是個漸進的過程,但爆雷潮卻是在6月份突然出現的。這背後,又釋放了什麼信号呢?